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代孕妈妈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哈尔滨代孕妈妈 -> 父母捡到漂亮女婴后哈尔滨急找代妈,便不管亲生女儿,生活拮据时
父母捡到漂亮女婴后哈尔滨急找代妈,便不管亲生女儿,生活拮据时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哈尔滨代孕妈妈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孕妈妈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图片 网络,联系

  自从我有记忆以后,我就看到我爸每天都酗酒,每天和我妈因为钱的事吵架,我作为那场灾难下的产物,我爸对我不负 ,我妈恨不得看不见我。

  我在这个家里没有地位。

  后来,我妈有一天忽然抱回一个女婴,她叫敏敏,虽然她被抱回的时候身体很小,却能看得出眉清目秀,是个美人胚子。我爸我妈显然更喜欢这个女婴,对她比对我这个亲生女儿都好。

  我每天吃她的剩饭,家里的家务活渐渐的全部落在我身上。我后来见到我们村最有钱的一家人的保姆都吃得比我好,我终于忍不住在流下了眼泪。

  在我十岁那年,在我爸再一次酗酒后和我妈争吵,我爸把我妈打到住院,我们终于无法忍受这个家,她毫无留恋的和另一个男人走了。

  从此家里只剩下我,敏敏,和我爸。

  我爸照旧酗酒,家里时常都有揭不开锅的时候,但我发现,不管家里多穷,我爸都能给敏敏找上吃的,相反对于我,他的态度弃如敝履。

  有一天晚上,在我睡着以后,我正躺在床上,忽然门被粗暴的推开。我黑夜里看到他的那双眼睛像是狼一样透着绿色的光。

  我惊恐的后退,一双粗暴的大手毫不费力的把我捞过去!

  我不停的推着我爸,他忽然一巴掌打得我耳鸣,朦朦胧胧我听到他骂骂咧咧道,“一个婊子生的女儿,还装什么装?”

  在我爸撕我衣服的时候,我含泪咬在他的脖子上,然后被他重重甩开,踹了我好几脚才离开。

  那一晚,窗外疾风骤雨,我蹲在房间的角落里一夜未睡。

  我就那么睁着眼睛到第二天早上,天还没亮,门就被猛地踹开。我爸胡子拉碴的站在门口,忽然冲进来对我又踢又打。

  拳脚如雨点扑过来,我双手抱着身体来回翻滚着想要躲避,那些拳脚反而更加猛烈。

  “狗娘养的!妈的!”

  我的嘴角立刻有鲜血向外溢出,我不敢看我爸,只是蜷缩着身体在地上哆嗦着,模糊的视线里看到敏敏在门口站着,我爸几个大步窜过去,一只手忽然放在敏敏的胸前,“走,敏敏,爸爸带你去洗澡。”

  看到敏敏洗澡时的场景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恐慌。

  第二天,趁着我爸不在家,我立刻把敏敏拉到我房间,我告诉她不能再让我爸碰她了。

  敏敏却一甩我的手鄙夷道,“姐,你就是嫉妒爸爸对我好吧?爸爸说他很爱我,还说只要我听他的,我想要什么他都给我买。”

  我觉得敏敏被我爸欺骗了,我当时心底只有一个想法,我要赶快带着我这个可怜的妹妹离开这个不能称之为家的家!

  我偷偷跑出去找我妈,之前带她走的那个男人我前几天在西村见过他,我妈应该就住在那个村子里。

  我穿上衣服立刻跑过去,那天我出门不久天就下起了大雨,我还算好运,正好看到那个男人从一家房屋里出去。我立刻躲了起来,等那个男人走了就去敲门。

  我敲了几下,里面便有声音。

  “刚走怎么就回来了?又忘带什么东西了?”

  门被打开,我僵硬着保持着敲门的动作,里面的那个女人,也就是我妈,我看到她非常明确的是要重新关上门,却被我下意识的用身体挡住。

  她看我的眼神那样复杂,而我始终也执拗的盯着她。

  最后,她终于松动了手劲,打开门,“进来吧。”

  我吸了吸鼻子,看到自己身上的泥水顿时流了一地,我看到我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。有些不耐烦的驱赶着我,“快去洗澡。”

  我被我妈带到浴室,她说要给我洗澡,我受宠若惊。

  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正眼看过我!

  我脱了衣服以后,我忽然发现我妈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的身体看。

  “妈……”

  我见我妈久久不动,便怯怯的喊了一声。

  我妈立刻回过神来,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,“快洗吧。”

  我在我妈家洗了个干净的澡,换上了她的新衣服,我来到我妈的房间的床上躺下。看到我妈为了我忙碌的身影,我忽然心底有所触动。

  “妈,我想你。”

  我看到我妈的背影僵硬了一下,又很快恢复如常。她没有说话,便出门。

  我又喊了一声“妈”,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
  黑暗里,我感觉眼泪模糊了双眸。

  那一晚,我睡得非常香甜,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。梦里,有一个高大帅气如同天神的人把我接走。然后我远离了我爸的魔爪。

  第二天醒来,我妈已经给我做好一桌饭,她对我的态度忽然变了,又是给我夹菜,又是给我盛饭,甚至还给了我一瓶牛奶喝。

  那个时候喝牛奶简直是非常的奢侈。

  我幸福的头晕眼花,以为是昨夜自己的实现了。

  吃完早餐,有一个男人忽然来家里。那个男人从刚进门就一直盯着我看,我妈和那个男人不停的说着什么,然后那个男人给了我妈一沓钱,然后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向外走。

  我不停的扭头看着我妈,却发现我妈只顾着数钱,根本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
  我着急的哭了出来,一旁的男人忽然说话,“英英,你以后就跟着我过,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,爸爸会对你好的。”

  我的哭声渐渐止住了,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眼底流露出奇异的光芒。

  他见我不哭,脸上一阵满意。带着我上车,离开了这里。

  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卖了,只觉得自己终于逃出我爸的魔爪,却没想到又落入另一个魔窟。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带走我的人叫莫建兵,是个初中老师。

  我被带到一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房子里,房子里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男生。那个男生自从看到我就从没掩饰过脸上的嫌弃,他拧紧眉,“她是谁?”

  莫建兵和气的介绍,“以后英英就是你的妹妹。”

  我看到莫玉不满的哼了一声。

  当晚吃饭的时候,我一句话也不吭,莫建兵不停的往我碗里夹菜。他每夹一次菜,我就感觉桌子底下有人踢我的腿。

  我知道是莫玉干的,但我没告诉莫建兵。

  哈尔滨急找代妈因为我想我是明白莫玉的感觉的,就像是我爸我妈曾经对敏敏好时,我心里也是一样的吃醋嫉妒。

  吃晚饭,莫建兵说要给我洗澡。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想起之前在家里我爸对敏敏做的那一幕,我害怕的不敢去浴室。但莫建兵始终和颜悦色,他笑着拉着我的手,我鬼使神差的跟着他走。

  躺在浴缸里,我觉得浑身颤抖。

  “怎么了?英英?是不是太冷?爸爸抱着你洗,给你暖暖身体吧。”

  说完,莫建兵就开始脱衣服。

  而此时门外忽然响起剧烈的敲门声,莫玉不耐烦的喊着,“你们洗完了吗?怎么磨磨蹭蹭的?”

  莫建兵眼底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,他对着我继续笑着,“英英,下次再和爸爸一起洗澡,爸爸给你穿衣服。”

  莫建兵给我穿衣服的时候,那双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身体,等穿好从浴室里出去以后,我看到莫玉斜眼睨了我一眼,“真是麻烦,洗澡都不会。”

  说完,莫玉便大喇喇去了浴室。浴室的门被关上。

  莫建兵又上前拉着我的手,“走,爸爸带你去看你的房间。”

  我被莫建兵带着去房间。我以为这里是我的天堂,却没想到这才是我人生不可周转的噩梦的开始。

  后来,我在莫家的时候无数次被莫建兵洗澡,每次我拒绝时,他都会说小孩子都是让爸妈帮忙洗澡的。每次洗的时候都眼冒精光的盯着我,自言自语说什么时候才能长大。

  三年的时间一晃而过,六年级过后,我上初一时去了莫建兵的班上上学。我发现莫建兵白天和晚上完全是两个人,白天上课的他用我新学的成语是正人君子,晚上就是魔鬼上身。

  我想到每晚他对我的所作所为忽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正好此时莫建兵的眼神扫过来,我立刻低头。

  下课我去厕所,刚好碰到莫玉,他的双眼在我身上连一秒都没停留,旁边还跟着几个跟他同年级大的哥们。

  “莫玉哥哥!”

  在他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时,我怯怯的道。

  周围的几个男生很快不停的起哄吹口哨,我看到莫玉咬牙恨恨的盯着我,他急步走到我面前压低声音警告我,“告诉你,以后不准叫我莫玉哥哥!”

  我闭着嘴不吭声,在他转身离开时拉着他的手。

  莫玉不满的用力甩开我,我的肚子偏偏不争气的“咕噜咕噜”响了,莫玉奇怪的盯着我,他脸上写满生气,却还是拉着我走进旁边的便利店。

  我两天没吃东西了,这两天,莫建兵给我洗澡我都没答应。他就不给我饭吃。莫玉上学走得早,晚上回来迟,他从来不知道真相。

  天台上的风有点凉,我啃着莫玉给我买的八毛钱的毛毛虫面包,不小心被噎住了。

  “你慢点吃,笨死了,谁和你抢了?”

  一双手在我后背不停的抚着,我渐渐的喘过气来。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,我的眼泪不禁就向外涌出。忽然一把抱住莫玉哭喊着,“莫玉哥哥!”

  莫玉的那双手最终落在我的身上,他虽然语气仍然不耐烦,却透着几丝温柔,“别哭了,哭得又脏又丑。”

  我无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,只知道从没人能够像莫玉哥哥一样给我带来这样的心情。

  莫玉怕我吃不饱,又给我买了一个毛毛虫让我带回教室。刚去教室,班里一个女生蒋梦媛就跑过来,“李英,莫老师找你去办公室。”

  我忽然看到周围几个同学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,我握紧毛毛虫,心底有些明白是为什么。自从来到这个班级我就总是被莫建兵叫到办公室,他叫我过去就是对我动手动脚。

  我把毛毛虫放在课桌抽屉里,还是去了莫建兵办公室里。

  我本来不想去的,可是不去不行,他之前就两天没让我吃饭,现在我要是不去他办公室,我不知道他会对我怎样。我害怕。

  “进来!”

  我敲门以后就听到莫建兵的声音,我走进办公室,莫建兵抬眸一看是我,古怪的笑了起来。他朝我招手,让我过去,我害怕他在这里对我动手动脚,站得远远的。

  “莫老师,您有什么事就说吧,我能听见。”

  莫建兵继续和颜悦色,“英英,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和在家里一样叫我爸爸。来,到爸爸身边来。”

  我继续不动。

  莫建兵的脸立刻板了起来,“过来!要不你就等着被我赶出家门送回你的农村老家!”

  我一想到那个家不禁打了一个哆嗦,迎着办公室里空调的风我走到莫建兵的身旁,我看到他脸上露出奸邪一笑,把我拉到他的腿上坐下。

  “快,把这道题做了!”

  我的胸前忽的一痛,低头只见莫建兵的两只手在那里不停的揉捏。

  不知怎的,我忽然想到莫玉那张总是厌烦我的脸,下意识的用笔重重扎在莫建兵的手上。

  他吃痛“嗷”的叫了一声,一脚把我踢下去,“我去,你个狗娘养的,你敢扎我?!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!”

  “莫老师!”

  我以为莫建兵要像当年我爸一样毒打我一顿时,蒋梦媛忽然从外面进来。

  “李英,快起来,要是下次作业再写不完,你就给我在这里一直做仰卧起坐,不准上课!”

  莫建兵忽然一本正经。

  我从地上起来,没有看蒋梦媛的眼睛,急匆匆的从她身边离开。刚走出办公室没几步,蒋梦媛忽然从后面追上我,“李英,你刚才真的是在做仰卧起坐?”

  我的脑袋一炸,以为蒋梦媛发现了什么,不敢去看她的眼睛,“是啊,莫老师不是都说了。”

  “哦,可你平时成绩很好,怎么总是被莫老师叫进办公室,而且还被罚你做仰卧起坐?”

  原来蒋梦媛问的是这个。

  “我昨晚发烧,作业没写完,所以被体罚。”

  我匆匆回到教室,发现不少女生都盯着我看,还有很多男生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看着我,甚至有几个人的眼神和莫建兵的很像。

  “你看看她?”

  “居然都不穿内衣。”

  我低头一看,顿时羞得无地自容。

  刚才被莫建兵一顿揉捏,他竟然把我的小花蕾揉得格外通红,白衬衫根本遮挡不住。

  我再也无法在教室里待着,一转身立刻跑了出去。我跑到莫玉的教室门口,看到他和不少女生站在一起。他笑的肆意而夺目,很快就发现我,皱眉朝我走过来。他一把把我拉到一个看不到人的拐角。

  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  莫玉满脸不耐烦的质问。

  “莫玉哥哥,你能不能给我点钱,我想买内衣。”

  我低着头,啜泣了一声道。

  “你还想干什么?李英,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我刚才给你买了吃的就得寸进尺。你以后别来烦我,听到没有?!”

  最后一丝希望破灭,我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向下落。

  “莫玉哥哥……”

  我拽着莫玉的手不放开,此时他已经成了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除了他,我不知道谁能帮我。

  莫玉最后没能拗过我,他一直摆着一张臭脸,带着我去最近的一家内衣店,“拿一个她能穿的胸罩。”

  店员看了我一眼皱眉,“她这么小根本不能穿。”

  莫玉的脸红得厉害。随手拿起一个粉色的小背心扔给我,付钱离开。

  我去厕所换上粉色的小背心,穿上它我就不被人嘲笑。但晚上回去洗澡时,莫建兵看到我身上的小背心一脸不满,他扔到一旁的地上,“谁让你穿这个的?”

  我胆怯的不敢吭声,莫建兵已经一巴掌摸到我的胸前,他的手越来越不老实,我打了一个激灵。

  “莫老师,我想尿尿。”

  他不理我,我下面涌出一阵热流。莫老师忽然松开手,他盯着已经被污染的洗浴水,让我从水里出来。

  我二话不说就裹着浴巾跑出浴室,去了莫玉的房间。

  还好他的房门没锁,我上锁后就坐在莫玉身旁大喘气。

  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

  莫玉一脸的不耐烦,我舔舔嘴唇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大力的敲门声。

  莫建兵来找我了!

  我害怕的立刻躲进莫玉的被窝,对莫玉哀求道,“莫玉哥哥,求求你,你和他说我在你房间睡,我不能出去。”

  说完,我已经用被我蒙住头。

  我听到莫玉对莫建兵说,“她今晚在我这睡,你不用管了。”

  莫建兵在外面骂骂咧咧,“怎么能在你那睡?你俩没有血缘关系怎么能睡在一起?快开门!”

  “什么血缘关系?你和她有血缘关系?比起我来更让人担心的是你!别思想那么龌龊。我要睡了,别烦我!”

  莫建兵不知道又在外面骂骂咧咧着什么,不一会儿还是拗不过莫玉,走了。

  被子忽然被莫玉掀开,他居高临下的盯着我,“你的胆子很大,敢睡我的被子。”

  我吞咽一口口水,“莫玉哥哥,今晚让我和你一起睡吧。我不敢出去。”

  莫建兵肯定在门外等着我,我一出去就会被他带走。一想到后果我就吓得浑身发抖。我不想要再经历那样可怕的事情。

  “滚下去!”

  莫玉没商量的把我赶下床,我在地上打了地铺睡下。心底却头一次觉得美滋滋的,特别心安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莫玉凶巴巴的叫醒的,我刚一起身,忽然感觉身下一阵暖流划过,下意识的把腿夹紧。

  肚子一阵一阵的酸胀的疼痛,我的身体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似的,额头不停冒冷汗。

  “让你起来!磨磨唧唧的干什么?!”

  莫玉皱眉盯着我。

  “莫玉哥哥,我肚子疼。”

  我说着,疼得差点哭了出来。

  “怎么会肚子疼?我看看!”

  腹部忽然一阵绞痛,我捂着肚子说不话来。莫玉焦急的一把把被子拉开,我看到地上的地铺上全部都是血,吓得愣住。

  “莫玉哥哥,怎么会有这么多血?”

  我脑子里第一个闪出的念头是莫建兵伤了我。

  我见莫玉一张脸忽然有些褶皱。

  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一会儿回来。”

  莫玉说完就跑了。

  我身体冷得厉害,心想莫玉哥哥肯定以为我快要死了,救不活了才跑了。我抱着肚子,甚至还从旁边拿出一张纸给莫玉写了一封信。

  莫玉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像是纸巾一样的东西,他走到我身边,有些别扭的递过来,“给你,赶快换上。”

  莫玉背转过身让我赶快换。

  我撕开包装,发现我见过这东西。蒋梦媛她们每个月总有几天去厕所换这个,还说来这个的时候特别疼,而且每个月都要有几天。

  难道我也来那个了?

  我换好纸巾和新的内裤,觉得稍微舒服了一点,就是身上还凉得很。

  一转身却看到莫玉正在拿着我写的遗书哈哈大笑,“你个傻帽,写得这是什么东西啊?!还你要死了?!要把所有东西留给我?!哈哈哈……”

 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莫玉大笑,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大笑。他笑起来真好看,两个眼睛弯弯的,像是没有圆起来的月亮。

  莫玉心情大好带着我去学校,夏天天气闷热,他身上却有股好闻的薄荷香,闻着十分舒服。

  晚上放学他也让我等他一起回去。

  这样很好,在学校莫建兵不敢光明正大的欺负我,回到家里又有莫玉。莫玉高出莫建兵一个头,莫建兵对他从来只是哼哼几句,不敢动真格,被莫玉保护着,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被莫建兵动手动脚。

  那段时间我以为灰姑娘终于找到了依托,但现实是残酷而冷血的,我和莫玉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在初二下半年,我们之间出现隔阂。

  莫建兵不满我每天跟在莫玉身后,又一次莫玉被班主任留下,我先回到家里。刚进家门,发现家里所有的窗帘都拉着,房间里黑洞洞的,莫建兵坐在沙发上扭头看着我。

  那眼神像是野狼看到心仪的猎物一般让人生寒,我哆嗦着握着门把,刚要向外逃,莫建兵已经反应过来把我拉回来。他粗暴的关上门,又把我的手从门锁上拽下来。还一边凶巴巴的瞪着我,“别哭,闭嘴!”

  他怕我哭,我更是要哭,我知道他要干什么,我不想再被他动手动脚。

  “李英,你要是再哭,我就把你卖给别人做童养媳!”

  我吓得立刻噤声。

  我对童养媳的印象很深,从前我家旁边拄着的陈二从小是个傻子,他妈就给她找了一个童养媳。他妈每天对童养媳又打又骂,傻子也总是拿着垃圾扔在她身上。那个时候我看到那个童养媳看着我的眼神里满满写着都是悲哀。

  我觉得我和她是同类。

  莫建兵见我不说话,他的语气又温柔下来,“英英乖,只要你听话,爸爸就会对你好。想吃什么,爸爸都给你买。”

  这世上对我好的只有莫玉一人,我不想离开他。

  莫建兵把我抱到沙发上,我来那个了,我不知道怎么和莫建兵说。

  他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兴奋,“英英长大了,我的英英终于长大了。”

 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,我早就被我妈卖给了莫建兵,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权利。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莫建兵对我的行为是犯法的,我随时可以去告他。

  莫玉晚上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做完功课,正准备出去吃饭,却听到外面的两人正在吵架。

  “莫建兵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,你故意让我们班主任把我留下,你到底是什么居心?!”

  我的身体猛地一震,原来是莫建兵故意的。他知道平时我和莫玉一起回来,对我下不了手,所以故意设下这个套。

  晚上吃了饭,莫玉回房时当着莫建兵的面让我去他房间睡觉。我闷头吃饭嗯了一声,吃完以后见莫建兵正紧盯着我,他眼神阴晴不定,让我跟他到书房去。

  我不敢反抗,只能照做。

  进了书房以后,莫建兵立刻露出一脸凶相,他拿着戒尺让我伸出手。

  我颤颤巍巍的伸出手,他的戒尺重重打在我手上,疼得我额头冷汗直冒,正要缩回手,却被莫建兵拽着胳膊,逃不开。

  “让你上别人的床,让你不知羞耻,你真是和你妈一样!”

  我猛地想到我妈当年和那个男人走的时候的样子,立刻呛了一声,“不,我和我妈不一样!不准你说我妈!”

  你不得不说,血缘关系就是这么奇妙,我妈对我可以说一点也不好,但我就是狠不下心恨她,她毕竟是我妈。

  莫建兵气得扔下戒尺,一脚踢在我肚子上,他拽着我的头发就把我往门上撞。我被撞得头晕眼花,就是不想要求饶。

  最后门还是被莫玉给撞开,他把我从莫建兵的手里拉过去,一把把莫建兵推倒在地,“你要是再敢打她,我就告诉王校长!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  说完,就拉着我回到他的房间。

  进去房间,莫玉让我伸出手来,我颤颤巍巍的伸出手,手心被打得一阵通红。莫玉凶巴巴的瞪我,“你是不是傻?他打你你就不会躲?”

  我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  莫玉没预料到我会这样,他一瞬间抓耳挠腮,皱眉呵斥我,“别哭了。”

  我也不想哭,但眼泪就是汹涌的不停向外流。

  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,哭得丑兮兮的,难看死了!”

  莫玉忽然把我拉近他的怀抱,不停的轻柔的拍着我的后背。我的心也好像受到振动,渐渐的停止哭泣,抽抽嗒嗒的靠在他的怀里。

  这一刻这么美好,我真希望它能定格成永远。

  第二天早上我刚去学校,发现很多女生都奇怪的盯着我看。我低头见自己也穿了吊带背心,衣服外面看不出什么,她们为什么盯着我看?

  回到班里以后,我发现蒋梦媛一直在盯着我。我硬着头皮继续做作业。

  “李英,你出来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  面前忽然出现一道阴影,我抬眸见蒋梦媛看我一眼,接着便向教室门外走去。

  我放下笔,跟着出了教室,蒋梦媛走了好一会儿到楼梯的拐角才停下。

  现在刚上课,楼梯间没有人,我们教室也是因为这节上早自习,所以能偷着出来。

  “李英,你和莫玉学长在谈恋爱吗?”

  蒋梦媛的语气里透着试探。

  我的脑袋一懵,我从没想过谈恋爱这个词会被用在我和莫玉身上,情不自禁脱口而出,“他对我很好。”

  我忘了蒋梦婕后来是怎么离开的,总之我回到教室后就发现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是那种鄙夷,厌恶的眼神。

  我坐回座位,听到身后有人在议论。

  “她竟然被莫老师摸大腿,真是恶心,不要脸。”

  “看她平时不说话原来心机这么重。”

  “莫玉学长怎么会看上她?”

  我明白,这些话都是蒋梦媛告诉他们的。刚才她们说的那些事只有蒋梦媛才知道。

  我忍住眼泪,一整天都埋头苦读,到放学的时候大家都走了我还在教室里呆着。莫玉说他现在是初三,课要比我们多上一节。我做了一会儿,发现本子上写满了莫玉的名字,知道自己读不进去,收拾好书包下楼。

  “这不是李英那个小婊子吗?”

  我一下楼,忽然见一个穿着我们学校校服的男生站在我面前。这个男生我认识,他叫方凯,是蒋梦媛的追求者,也是学校附近的混混。

  方凯周围几个男生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我,和莫建兵平时看我的眼神一样。我意识到不对,立刻转身上楼。却被身后的男生一把揪住头发扔到地下。

  我疼得倒抽冷气,不停挣扎着。但初一的我还没发育好,身材瘦小,根本敌不过他们这群人。

  方凯拿着一把小刀在我面前亮着,他的小眼睛斜睨着我,忽然一脸凶相,“你说莫玉有什么好的,怎么你们这群女人都瞎了眼了喜欢他?!”

  我看着那把小刀马上就要落在我身上,只能呆愣的看着。

  “住手!方凯!”

  千钧一发的时候,有人喊了一句。方凯的脸色大变,不甘心的放下刀子。

  我一转头,见蒋梦媛正双手环抱在胸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在众目睽睽下走过来。。。未完待续

  故事【青桃】

   【九沐文库】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代孕妈妈看到的,谢谢!
相关哈尔滨代孕妈妈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