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聘代妈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沈阳聘代妈 -> 自沈阳代妈补偿高的公司称“另一个拉姆”的马金瑜,自己坑了自己
自沈阳代妈补偿高的公司称“另一个拉姆”的马金瑜,自己坑了自己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沈阳聘代妈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聘代妈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《另一个拉姆》全网刷屏。

  女主角马金瑜,之前是知名女 ,在新京报,南方都市报等多个传统 任职。

  她说自己为爱情远嫁青海藏区,但婚后五年就被丈夫持续家暴,凌虐。

  随后,网友翻出了马金瑜和昔日的爱情故事,男方也公开发声,整件事情似乎陷入罗生门。

  简单梳理一下目前我看到的故事:

  贰零壹零年,叁贰岁的马金瑜认识了蜂农扎西(又名谢德成),两人一见钟情。

  扎西认定马金瑜是“未来媳妇”,马金瑜也说扎西是自己见过最干净,最善良的男人。

  短短肆柒天后,马金瑜决定和扎西结婚,嫁到青海贵德县。

  她辞去了从事十多年的 工作,陪扎西养蜂,酿蜜,帮当地人做电商,卖特产和食材。

  看起来不仅是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,还是一个高知女性带领偏远藏区脱贫致富的励志故事。

  然后,是马金瑜的故事版本:

  贰零壹伍年,扎西怀疑她和别的男人有染,把她从半夜暴打到凌晨,导致她眉骨骨折,眼球血肿。

  而她发现扎西出轨,扎西照样打她,不顾她正在怀孕,狠踹她的肚子,让她血流不止。

  从此,扎西几乎每个月都会对她动手,最严重的时候掐着她的脖子,让她大小便失禁。

  扎西不仅打她,还打两人的孩子,并且非常嚣张地表示,男人打老婆,出轨都是天经地义。

  她甚至无法离婚,因为扎西扣押了她的结婚证,说“就是怕她跑了”……

  扎西本人叙述的版本则是,马金瑜提到的几次“家暴”都不存在,唯一一次动手,是贰零壹壹年她和自己父亲吵架,抽了她一耳光。

  马金瑜的眼睛不是他打伤的,是车祸的结果。

  他还说,马金瑜反倒打过他,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被她打的,鼻子也曾被她打歪过。

  他也否认了“出轨”,说自己最多和别的女工一起喝过酒,马金瑜也在场。

  最后他还说,马金瑜带着孩子离开已快三年,他没有她的 和手机号,联系不上她。

  截止发稿前我还没有看到官方的通报,所以只能从两个人各执一词的版本里挑选共性的内容:

  马金瑜确实闪婚,辞职,千里迢迢来到藏区,和扎西,也和当地人民一起同甘共苦过。

  而之后,不管有没有严重的家暴和出轨,两人的婚姻也确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,以至于可能爆发过肢体冲突,目前濒临离婚。

  马金瑜认为自己是“另一个拉姆”,但这次,网友们的反响和拉姆事件不太一样。

  比起同情,有很多人质疑她,甚至指责她。

  我想说,如果马金瑜真的遭遇过家暴,那么无论如何,错的都是施加暴力的人,而不是她。

  但我同样想说,我一定程度上,能够理解这次网友们的一部分观点。

  指责马金瑜的人主要分为两个观点。

  第一,她太傻了。

  明明在大城市有一份前途不错的工作,为什么都没有好好了解,就草率地嫁给一个偏远地区的男人?

  有些人的 地域和民族歧视,我不完全赞同。

  但我也认为,肆柒天闪婚,从大城市到藏区的远嫁,以及婚后辞职,对一个叁零多岁的成年女性来说,确实冲动了。

  就连马金瑜的朋友都在她婚前哭着劝她,你这是把一辈子都毁了。

  她一概听不进去。

  第二,她发现不对劲,为什么不逃?

  如果她真的贰零壹伍年就被打过,为什么拖到贰零壹柒年才带着孩子离开?

  我可以理解一部分受害者没有能力立刻离开施暴者,或者一时心软动摇,但她在这两年不仅没有离婚分居,反而给扎西生了第三个孩子。

  而且根据青海警方的说法,这些年她甚至一次都没有报过警。

  这就实在不符合常理了。

  我从不指责受害者,但这些问题的确需要一个解答。

  为什么?

  坦白说,现在谁都没有看到全部真相,我也只能从各方的叙述中试着去拼凑和推测,我进行了很多种假设,又把它们逐个推翻。

  因为有句话说,当把所有其他的可能性排除掉,剩下的那个不管多么不合理,都是真相。

  她有没有可能就是觉得自己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真爱,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?

  可能性很低。

  仅仅肆柒天,两个成长环境,教育背景,生活方式都完全不同的人,真的能冲破所有阻碍,彼此理解和接近,成为“真爱”吗?

  很难。

  马金瑜曾经承认,她最头疼的是两个人“常常没话说”。

  作为一名高知女性,马金瑜最大的爱好是读书。

  但扎西壹叁岁就开始养蜂,几乎没念过书,看到她读书到深夜的时候,非常不解:“你看这些有啥用?”

  能成为“真爱”,至少要有点精神层面的契合,而他俩这样南辕北辙的精神世界,长期做朋友都费劲,更别提灵魂伴侣了。

  那么,她只是为了炒作自己,圈钱,才包装了一个“为爱远嫁”的故事?

  网上有人提到这一点,还梳理了她在 行业的人脉,佐证她炒作的合理性。

  我不排除这种可能,但又我想了想,按照常规思路,她在知名 做了壹肆年 ,又有这么强大的圈子,继续从事本职工作,应该不会比跑到偏远藏区赚钱少,钱来得也更容易。

  能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打字赚钱,谁愿意每天干体力活,还随时被蜜蜂蜇得满头包呢?

  如果说今天的她想要通过 得到点什么,我能想象,但要说她的整个婚姻十年都是一场算计,也不太可能。

  或者,她就是一时头脑发热,做了个冲动的决定?

  这倒有可能,事实上,无论是闪婚,远嫁还是辞职,都算得上冲动行为。

  但冲动的最大特点,是来得快去得也快,如果结婚是冲动,那么这十年以来,难道她每天都在冲动沈阳代妈补偿高的公司吗?

  排除掉上述的一切,我只看到了最后一种可能——

  她的确是为了“真爱”,但她的真爱不一定是扎西其人,而是她幻想中的藏区。

  她不是想嫁给扎西,而是想“嫁给藏地”,“嫁给青海”。

  嫁给她幻想中的“诗与远方”。

  这一点倒是可以找到佐证。

  在早期叙述两人爱情故事的 里,她第一次去玉树采访,就被当地仍然留存的传统文化习俗深深震撼了。

  她看到牧人们给要生产的母羊念经,在雪山下牵着得病的母羊祈福,藏族老阿妈因为送别一只羊而流下眼泪,还有人不断说对不起蜜蜂,因为人抢了蜜蜂的口粮……

  在她眼里,这是“人们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与虔诚”。

  是这些看上去美好淳朴的情怀,打动了她。

  而且她嫁到青海之后,也确实为当地做了不少实事。

  不管是开微店卖土特产,还是注册微博长期记录藏区生活,她一直试图跟所有人表达,藏区很美,藏区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值得被看见。

  (马金瑜的微博)

  也许,她真正深爱的是这片土地,才要选择了一个当地男人,永远留在这里。

  这种心情我也能理解,而且生活中都算得上普遍。

  上个世纪捌零年代,人们普遍热爱文学和诗歌,就有很多女生仰慕诗人,想要嫁给诗人。

  但其实,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。

  喜欢藏区,喜欢诗歌,喜欢文学艺术。

  上述所有的“喜欢”,都是一种极其理想化,精神化的喜欢,这种喜欢,是凌驾于“生活”之上的,你可以在处理完柴米油盐,鸡毛蒜皮之后,用这种喜欢来治愈心灵,调节情绪。

  男女之间的“喜欢”却正好相反。

  这种喜欢,尤其是落到婚姻里,就是柴米油盐,鸡毛蒜皮本身。

  有的感情可以用来逃避世俗生活的烦恼,但有的感情必须落到世俗生活里才踏实——以结婚为目的的爱情,显然是后一种。

  这才是马金瑜走到今天最大的问题。

  很多人说,她不应该选择一个门不当户不对,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世界的男人,她不应该不顾亲友劝阻草率结婚,更不应该把工作辞了,让自己一点退路都没有。

  其实上面讲到的这些都是“现象”,而所有的现象,都指向同一个本质——

  她没有弄明白,有些东西属于理想,就不必非得把它扯进生活,更不应该为了它牺牲掉自己的生活。

  如果只是喜欢藏区,她来旅游,甚至找个工作来定居一段时间都没问题。

  但把“喜欢藏区”延伸成“想嫁藏区男人”,把两种感情混淆了,就会导致巨大的落差。

 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,很多人开始嘲笑“诗与远方”。

  我也经常旅游,到一个新鲜陌生的地方,看到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,确实能给人惊喜。

  我只想澄清一个很多人的误区:

  “诗”一定在远方吗?

  一定是你从没见过,没接触过的那种生活才最美好吗?你完全不了解,无法驾驭的人,才最有魅力吗?

  不是的。

  事实上,绝大多数人能拥有的最美好,最舒适,最“小确幸”的生活,往往都是当下你最熟悉的,有一定掌控感的生活。

  有的白领每天朝九晚五或者玖玖陆,觉得当下的生活不仅辛苦,还单调无聊,看到丽江西藏的人们喂马劈柴,田园牧歌,就心生羡慕。

  这是向往“诗与远方”的高发人群,也包括从事 工作十多年的马金瑜。

  但这部分人唯独没有想过的一个问题是,真让他们去牧马放羊,春种秋收,他们能胜任吗?

  别说下地干农活了,就算是开个客栈,咖啡馆,他们真的能打理好,至少保证收支平衡吗?

  隔行如隔山,没有任何一种工作是容易的,也没有任何一种生活是绝对轻松的。

  相反,你当下的工作虽然“无聊”了点,但做了这么多年,多少有了点经验和习惯,反而最有可能是你干得顺手的。

  也正是因为眼下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压垮你,才会给你留出闲暇去向往诗与远方。

  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的一个事实是,虽然我们总是抱怨,但当下的生活方式,通常都已经是我们“最不坏”的选择了。

  喜欢远方没有错,但未经理性思考就不顾一切奔向远方,很可能就只会失望地发现,远方也不过是另一种苟且——搞不好还没有眼前的苟且好对付。

  生活和毛衣差不多,和任何一种生活摩擦久了,都得起球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聘代妈看到的,谢谢!
相关沈阳聘代妈信息